1. <em id="j9dve"></em>

    <th id="j9dve"></th>

      <dd id="j9dve"></dd>
      <em id="j9dve"></em>
    1. 歡迎來到山東華飛管業有限公司網站!
      咨詢熱線
      13153801118
      熱門關鍵詞:40cr鋼管,40cr合金管,40cr無縫鋼管,40cr精密鋼管,鍋爐管
      您的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 鋼管報價 > 正文

      本溪鋼鐵的國企式治污

      時間:2019/4/9 11:30:43 人氣:4

        像本鋼這樣的國有大型重工業企業的治污問題,無法像關閉造紙廠那樣簡單關停、速戰速決。承載著人員就業壓力、地方經濟支柱、歷史發展光環與包袱等各種壓力。    自2008年始,遼河流域污染治理累…
        像本鋼這樣的國有大型重工業企業的治污問題,無法像關閉造紙廠那樣簡單關停、速戰速決。承載著人員就業壓力、地方經濟支柱、歷史發展光環與包袱等各種壓力。    自2008年始,遼河流域污染治理累計投入資金達到了300億,終于去除16年來重度污染之名。    如果說遼河治理是政府的成績單,對遼河流域幾千家重工業企業來說,遼河治理是一場還沒有終結的全程賽,結果可輸可贏。    在這場環保與生存的競賽中,就算是落敗,大多數民企也可以出局了之。但對曾經鑄造了新中國第一支槍的本溪鋼鐵廠來說,國企性質對當地的象征意義及其擔負的就業、經濟責任,讓這場比賽輸不起也退不了。    負擔沉重的減排    年產鋼材2000萬噸的本溪鋼鐵位于本溪市明山區,遼河流域太子河的主干段。    遼寧省環境科學院王彤告訴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,太子河流域分布著鋼鐵冶金、石化化纖、紡織印染等500多家工業企業,這些企業的廢水排放量占太子河流域工業廢水排放總量的八成以上。    太子河在流經本溪、遼河、鞍山三個城市段時有大量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排入,其中本溪段接納本溪市區的生活污水、本溪鋼鐵廠和本鋼焦化廠等企業的工業廢水,流出本溪市的河流斷面污染物常年超標。    2011年遼寧省開始全面治理遼河污染的“攻堅戰”,本鋼是遼寧省******的國企集團,本鋼承諾在2012年底前,徹底實現污水“零排放”。2012年4月開始擴容升級改造,10月底完成,日處理能力擴容到18萬噸,噸鋼耗水量降至每噸2立方米。    本溪鋼鐵供水廠污水處理車間主任孫成強告訴本報記者,本鋼污水處理廠2003年建成,總投資1.3億,日處理能力12.5萬噸,采用的是法國得利滿公司的工藝與設備。    據本溪鋼鐵環保部副主任潘黎介紹,本鋼水處理整體理念是首先從源頭上減量,少用水,少產生廢水;然后是治理利用,再循環利用。    2012年全公司在環保投入的資金有3億左右,其中專項污水處理廠的投入在8000萬到8600萬。鋼鐵企業,一方面成本上升,行業不景氣;同時面臨國家對企業越來越嚴的環保要求。“國企守法,生存下來,壓力非常大。”潘黎說。    像本鋼這樣的國有大型重工業企業的治污問題,無法像關閉造紙廠那樣簡單關停、速戰速決。承載著人員就業壓力、地方經濟支柱、歷史發展光環與包袱等各種壓力。    “大而不能倒”的本鋼需要在企業運營與治理成本中間找平衡,實行有效、能夠承擔的治理方案。    家規與國法    污染治理本身對企業來說,也是一本賬。本溪鋼鐵供水廠副廠長李巖說:“環保設施投入要滿足要求,考慮效果,投入與維護成本高。”    孫成強和他的污水處理車間,每個月都面臨本鋼內部的考核,考核包括環保指標和經濟指標兩方面。環保指標有廢水化學需氧量(COD)要小于30,總硬度小于250,以及懸浮物等國家廢水排放標準。    經濟方面,會考核單位處理水所使用的藥劑種類與數量。“經濟指標是為了保證污水處理車間及整個供水廠的有效運行。”李巖說。    這兩項考核與孫成強車間主任的職位工作考核掛鉤,“不達標要扣工資的。”孫成強說。    企業***擔心的是,在環保監管與懲罰不到位的情況下,環保的企業守法成本很高,違法企業成本很低。守法投入的企業,相比于違法偷排的企業,在競爭中利潤空間縮小,存在被市場淘汰的風險。    “一家企業,守法、環保做得越好,成本肯定要上升,在市場中會喪失部分競爭力。”潘黎說。    他舉例,如果一家企業不處理廢水污水直接排放,會節省處理的成本比如500元,利潤空間變大,而處理的企業成本上升,可能需要多投入500元,而沒處理的企業就有500元的盈利優勢,不治理的企業在市場上可能把治理的企業淘汰,劣的把優的淘汰了。    李巖指出,企業內部的考核是“家規”,要想企業守法治理,還需要“國法”。    潘黎同樣認為:“政府職能應該注重統一標準,公平地對待所有企業,要求所有企業都把水和大氣治理好。”    在潘黎看來,政府應該通過經濟杠桿、產業政策,讓守法環保的企業能夠生存,淘汰不治理企業。政府工作做好這方面的工作,才能有好的治理效果,否則難以持久。    他認為,在政府監督下,無論企業虧損與否,污水處理、環境保護都應成為地方與企業發展的前提。是否盈利是企業自己的事,環保治污是省和國家層面的事。企業治污在沒有財政支持、需要自籌資金的情況下,自身摸索形成機制***重要,同時有利于企業產業升級、持續競爭力的建設。    政府的天平    李巖說:“環保好不好,關鍵看政府。政府的天平往哪邊傾斜。環保做得好的企業,政府第一有補貼,第二把產業的門檻提高,對企業負責。相反,如果政府一味讓企業做,但對做的結果不進行考核,那對做得好的企業不公平。”    地方政府的矛盾在于,若用環保的標準把企業逼死了或逼走了,地區會喪失一塊經濟收益,包括GDP,稅收和就業;不采取措施,會污染環境。地方政府需要在其中找一個平衡點。    潘黎稱,中央政府應該完全放棄地方政府的平衡術,全力保證所有企業在同一標準下公平競爭,從而形成良性的優勝劣汰。    李巖認為,政府的政策與引導會成為企業環保治理的推動力。2012年本鋼集團在整體經濟形勢非常復雜的情況下拿出8000萬來投資擴容污水處理廠,承載了巨大的資金壓力,但卻為污水治理指明了方向。    他說,首先提升了本鋼廢水處理的工藝水平和管理水平;第二,從大賬來說,節水循環利用,也有一定的經濟效益;***關鍵的是,堅定了廠里下一步污水處理發展的決心。    在本鋼污水處理廠擴容的項目上,政府給予了一定的貼息。盡管貼息的程度相比于企業的投入非常小,實質作用不大,象征意義強。    李巖說,“我們一直想上這個項目,但需要決心和支持力度。”2012年遼寧“碧水工程”前,公司的方向不夠清晰。    李巖認為,企業包括水治理在內的環保投入,要靠經濟杠桿來調節調控。資金投入上,政府是否給一些專項資金的支持企業用于治理,同時也回報社會。政府能否通過產業政策,對產業升級進行結構調整,這是企業***關心的。通過環保準入門檻,提高鋼鐵行業的整體準入標準,對負責任的企業將是契機。此外,要加大處罰力度。    潘黎說,無論企業、政府,形成一個成本效果的長效治理機制***重要。企業既做好環保,又降低各方面成本,真正保證企業運行下去的途徑是提高成本收益比,開拓市場。企業環保搞不下去的時候,一定是企業破產的時候。而市政污水治理項目可能面臨資金來源渠道的問題,如何解決可持續的成本投入是重要的環節。    “環保的問題不能算小賬,一定要算大賬。階段性的小賬,比如企業的賬,肯定是虧的,但從政府的大賬看,是社會資源的二次調節,政府一定要把這本賬算明白,哪怕補貼部分企業。” 山東吉瑞特鋼有限公司編撰www.alliebarbosa.com
      返回列表 相關標簽:鋼管
      天津11选5